微信快速登录

登录 | 立即注册 | 找回密码
查看: 711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走势图百度: 冷水机 恋·凤临天下(第冷水机十二章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8-6-10 18:07:1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html模版恋·凤临天下(第十二章
齐楚萱仰头一望,只间一把寒光凛冽的长剑直朝着自己的胸口刺来。
齐楚萱一时间以作不出任何反映了,跌坐在地上,仿佛任由那剑刺过来。
一瞬间,她脑海里闪动着她生母程德妃的生容;莫忧的淡然笑意;宋祈恩的温和笑容;程子骢的热忱;还有......还有另一个人的盈盈笑眼......
她下意识闭上眼睛,等待着胸口传来的疼痛。
喝!
一声惊响,使她睁开眼睛。
只见一名身穿灰蓝色粗布长衫的男子,同样也是蒙着面,手拿把长萧横住刺过来的剑。救下了齐楚萱一命。
墨绿色衣衫的刺客随即抽回剑,与后来的灰蓝色长衫男子纠缠在一起。
二人忽上忽上,功夫伯仲之间。只见一片刀光剑影里,人走剑光飞逝。
侍卫们根本无法上前,只是在一旁把他二人团团围住。
这时,雅王顾不了那么很多,亲身上前扶起齐楚萱,并示意众人赶紧离开。毋庸管那蒙面的两个人。
世人慌忙同雅王离开。
嘉兴楼里,只剩下还在纠缠不清的一绿一蓝两道身影。

狗贼! 只听得墨绿色长袍的刺客喝道: 一路货色,受死吧! 说着举剑又功过去。
哎! 灰蓝色长衫男子叹了一声,幽幽说道: 上穷碧落下黄泉......
墨绿色长袍刺客一愣,不由放慢手里的剑问道: 你是谁?
灰蓝色长衫男子也不回答,继承说道: 上穷碧落下黄泉......
两处茫茫皆相随! 墨绿色男子停下手里的剑问道: 你究竟是何人?
果然! 灰蓝色长衫男子说道: 断情公子----古剑!
古剑? 刺客疑惑了一下又问道: 你怎么会知道......?
古剑冷冷说道: 先报上你的名字。
西岳???---沈清悠!
古剑闻言,紧皱了下眉说道: 主上有命,叫你听命行事。不可莽撞了。
你说什么? 沈清悠急急追问道: 主上?
古剑也不答话,扔给他一张白色有红色花纹的木牌。
沈清悠接细致看,才发明是张用西南一个古老国家里,一种双生树--桫罗双生树的木头制成的木牌,上面却奇怪地用明丽鲜红色彩画成一夺被成为是 黄泉之花 的曼珠沙华。
古剑见沈清悠没在进攻,便回身预备离开。
身后,沈清悠说道: 主上还有什么吩咐?
一个月后,京城酒肆。主上要见你。 古剑冷冷回答,说完不待沈清悠有任何反映立刻飞身走掉。
沈清悠手里握着木牌,默默不作声地临风站立着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不幸中的万幸! 绾袖拉着刚回到姑苏行宫的齐楚萱心疼地说道: 幸好没受伤。吓坏了吧!不怕,不怕。姑姑给你煮了猪脚汤,定精安神的。一会喝了就没事了。
我说姑姑。我怎么都记得,是朱沙是定精安神的吧! 一旁的程子骢嬉笑着说道。
绾袖一把推开程子骢,皱着眉说道: 去吧!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。绿绿受了惊吓,你不说安慰安慰,还来胡闹。真是的!
姑姑莫急,楚萱不爱事的。而且也没受什么伤! 齐楚萱笑着替程子骢谈话: 我想程护卫也是想逗我开心才这么说的。
绾袖撇了撇嘴道: 他?他才没那个良心那。
冤枉啊!我怎么没良心了...... 程子骢滑稽地大呼喊冤诉苦。
逗的齐楚萱咯咯直笑。
绾袖见齐楚萱笑的那么开心,才算放下心来。
没受伤就好! 一旁喝着茶的莫忧,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关怀之色,平静地说道。
伤到是没受......只是...... 齐楚萱说着,低下头不敢看莫忧的眼睛。
只是什么? 程子骢追问道。
齐楚萱停了一会儿,才声音如蚊细呐地说道: 只是......老板送我的手帕丢了。
傻丫头啊! 绾袖急急说道: 一个手帕算什么。你才是最值钱的。
可是......
可是什么? 绾袖问道。
齐楚萱低着头,垂下眼垂下眼帘小声说道: 那是老板送我的。
莫忧走上前一步,把她的头揽在怀里,轻声低诉道: 只有你活着,我送你一百条。
这还是齐楚萱入静宁宫这么些日子来,第一次听到莫忧对她说这么打动的话。她只感到眼内发烧,好象有什么东西拼命想往外涌出一样。
一旁的绾袖和程子骢见状,都默默不再多说什么。

殿下!雅王有请您去大厅! 门口,宋祈恩背着阳光站在那里,温和地笑着禀报。
莫忧闻言,放开齐楚萱站起身子。
老板! 齐楚萱下意识放松莫忧上衣下摆。
莫忧拍了拍她的手,安慰道: 没事!
然后起身同宋祈恩往前厅去。

该来的早晚回来,躲是躲不掉的。 宋祈恩对前面走着的莫忧笑道。
莫忧头也不回,只听她平静地说道: 我从打算要逃避过什么?有些事,我到愿望可以早点面对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三章
皇妹!
莫忧偕同宋祷告恩刚进大厅,迎面就看到雅王笑意吟吟地朝自己走来。
雅王兄可还好? 莫忧立刻走上前去,问道。
托福!有惊无险。 雅王摇了摇手里的扇子,文雅地笑回,并示意莫忧坐下再谈。
王爷受惊了! 与莫忧同来的宋祈恩温文而雅地向雅王行礼。
无碍。 雅王摆了摆手说道: 让宋先生和皇妹为本王担心,才是本王的差错。
雅王兄没受什么伤,才是万幸。 莫忧接过茶饮了一点持续说道: 楚萱皇妹也没什么伤,只是受了点惊吓。王兄也无担忧。
如此就好。 雅王点了摇头,又道: 我们遇到刺客的时候很奇怪。
哦? 莫忧平静地转头看着雅王问道: 不知是怎么个奇怪法?
雅王道: 合法刺客的剑要刺到楚萱皇妹的时候,突然杀出另一个蒙面人,拦住了刺客。而且又缠住了那刺客。我们才得以脱身。
嗯? 莫忧看望着雅王不作声,等他继续说下去。
只听雅王继续说道: 本王十分奇怪的就是,到底救下本王和楚萱的蒙面人,究竟是何许人呢?
那,依王兄看,是何许人呢? 莫忧不露声色地将问题又抛回去。
照理说救了本王,应该来领赏才对??删莸胤焦僭泵腔厮?,我们回来后,根本就不那样一个人去衙门或是有官府的地方讨赏。这。。。不是太奇怪了吗? 雅王皱了皱清秀的眉毛说道。
嗯!照王兄的分析,的确是很奇怪。 莫忧点了点头,但随即又说: 可据我所知,有些江湖武林人士们,多是救了人也不会声张。尤其是救了皇家官府的人,就更不会去讨赏邀功了。
哦?还有这种说法? 雅王疑惑地问。
莫忧拍板颔首说道: 妹自幼长在草莽之间,所开酒肆也未免会接触些江湖人士,也因此多少懂得一点罢了。但并不是很懂,不外是些'途说途说'的想法而已。王兄也可不必在意。
雅王点了点头说道: 既然这样,我也不去想他了。没受伤已经足够了。
王兄能这么想也好。 莫忧也附和着说。然后端起茶杯掀开盖子,微微吹散漂浮在水上的茶叶。
请皇妹来,实在还有件事想跟你商讨。 雅王又说道。
莫忧抬起眼看着他问道: 王兄请讲。
本王看近几个月以来,江南情形已恢复的差不多了?;拭每词欠裎颐且灿Φ被鼐?..... 雅王说着,双手朝北抬起抱拳道: 向皇上复命了那?
一切任凭王兄做主。 莫忧平静地回答。
听莫忧如此说,雅王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份,说道: 如此,本王就命人支配起程事宜。不日后,便回京。
如此,王兄就多费神了。 莫忧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说道: 妹也回去命人收拾一下,顺便通知楚萱皇妹,叫她也好早做筹备,以免起程时慌手慌脚的。
皇妹尽管去忙,回京之事,本王既可料理。雅王也站起身来说道。
多谢! 莫忧向雅王福了福身子,向门外走去。
怎知刚走到门口,只听身后雅王又道: 皇妹可知本王和楚萱本次遇刺的胁从是谁吗?
莫忧见问,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表情平静淡然地说道: 王兄认为是谁呢?
雅王见莫忧如此反映,笑道: 本王也没想出来。
哦? 莫忧挑了挑眉。
既然如此,就不延误皇妹去休息了?;拭貌∩形慈?,也早些休息为好。 雅王笑意盈盈地对莫忧说。
那妹先告退! 莫忧说完,带宋祈恩离开。
你不知道吗? 雅王见莫忧离去的背影,喃喃自语道。
经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南巡的雅王和莫忧终于在昶昭十年七月顺利到达京城。
昶昭帝齐天浚亲自在大明宫摆下宴席,为他们拂尘。
当得知雅王遇刺,莫忧染病后,对他们又格外加赏了许多货色。并下令严查雅王遇刺一事。意当地,此次加赏中,居然有了齐楚萱的东西。

农历七月二十四日,是莫忧二十四岁生日。
礼部奉旨:钦赐金玉如意一柄,金玉环四个,, 富贵长春 宫缎四匹, 福寿绵长 宫绸四匹,紫金 笔锭如意 锞十锭, 吉庆有鱼 银锞十锭,帑银五百两。昶昭帝又命太监送出伽南珠一串,福寿香一盒,金锭一对,银锭四对,彩缎十二匹,玉杯四只。
皇后夏侯媚兰也命人送来金银项圈二个,金银锞二对,新书二部,宝墨二匣,金,银爵各二只,宝砚一方,表礼四端。
议定于七月二十日起,在静宁宫的 凤临殿 和 舞凤楼 及 千凤阁 三处大地方设酒席摆宴。
凤临殿 一处,请亲王皇亲驸马诸王公贵胄; 舞凤楼 这一处,请阁下都府督镇,诸官长等热; 千凤阁 这一处,则请的是诸公主郡主王妃国君太君夫人,诸官长诰命等。
并定于二十日起在宫中开始设宴,款待各交往诸宾客。直至二十六日停止。二十七日,定于静宁宫中家下管事人等共凑一日。
因此,自七月上旬,送寿礼者便川流不息。
正堂内设下大桌案,铺了红毡,将凡所有精致之物都摆上,请莫忧过目。莫忧先一二日还愉快过来瞧瞧,后来烦了,也不过目,只说: 叫绾袖姑姑收了,改日闷了再瞧。
至二十二日,府中俱悬灯结彩,屏开鸾凤,褥设芙蓉,笙箫鼓乐之音,通衢越巷,热烈不凡。来往轿马更是成千上万。
而宫外市井上,有工部官员并五城兵备道守备街道,撵逐闲人,外人一个不得入内。
白向伦跟着睿王府的人来到静宁宫门前,心比平时跳的快很多。极其忐忑不安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四章

岁月不居,倏忽如白驹过隙,回顾往事,我不禁向天提问: 什么是不朽的等待?
即使被赐赉无尽的财产,正如宋祈恩所说不过都是幻影而以。
日日,月月,千百次潮起潮落,石柱上早已苍苔历历,所等待的人却仍旧没有呈现。
时光如流水,可以冲走载歌载舞的浮华,可以冲淡歌舞升平的年月,但是不朽的等待仍旧在时间长河中流淌。
缘份让我们成为知己。
又何必在意短暂的分别,
友情是我们之间的默契,
我会珍爱到永远,你呢?
那一瞬间,我心里涌起了一股无法言表的激动。兴许真正的快活,便源于那一瞬间的感动。
生活是平平常常的,但那一个个瞬间却将生活装点得如此温馨与美好,使霎时在心灵深处山高水长......
一切都在平平常常之间,并没有去刻意追求什么。
睿王爷家的人吧? 一个管家式样子容貌的人截住了白向伦的路,对他笑说道: 请跟我到这边来。带好你的礼盒。
哦!好呀! 白向伦随着他向静宁宫的正堂厅走去。
你是新来的吧?以前怎没过你呢? 一路上,管家不停地噪舌着没用的空话,让白向伦有种想拿礼盒扔他的激动。
不知是他的想法太过显明,仍是怎么地,只听那管家道: 你可拿当心细心了。这里面的东西要是坏了一点,搭上你我的小命,都不够赔的。
白向伦一手捧着礼盒,一手在背地攥紧了拳头,咬着牙忍了下来。继续低着头跟管家走。
绾袖姑姑!您还在忙啊! 那管家把白向伦带进厅堂,对着一道劳碌的身影说道: 又来一位,是睿王府差人送东西的。 说着转头对白向伦道: 这是绾袖姑姑!你把东西交给这里的下人,然后请姑姑过目后,登好记。再顺着方才咱们来的路回去。我前头还有事,不能留下等你了。
多谢这位大哥! 白向伦这回到算是有礼貌地向管家道了谢。
见那管家出去后,白向伦才捧着礼盒,向绾袖走去。
把礼盒放到那边那个大案子上就行了,而后去那头登记。 绾袖忙着盘点一堆礼物,无暇估量白向伦,抬手指给他,连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白向伦也没作声,走到她面前,低着头说道: 姑姑别来无恙啊!
嗯? 绾袖听到是曾熟悉的声音后,忍不住把头从礼物堆中抬起来。当迎着那双熟悉的眸子时,手中的笔落到了地上......
静园 。平时是莫忧静修的地方,在静宁宫的最里面东侧,靠近花园一隅。小小巧巧的院落,里面二十来间房,平时被收拾的妥妥善当的。院落颇有些江南水榭的味道。
此时,白向伦被绾袖安置在这里,等候着......悄悄地等候着......
人在呢? 人未到声先到的程子骢跌跌撞撞地进了 静园 大呼小叫。
人就在里头,又跑不了。你急什么? 跟在他身后的宋祈恩,只管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,但已经发颤的声音却出售了他。宋祈恩紧跟着程子骢的步伐急急迈进园子。
向伦...... 声音门开,白向伦刚站起身来,就被进来的程子骢一把拽住。
白向伦盯着进来的两人,默默无声。
放心,河北电加热导热油锅炉,一切都还好! 宋祈恩俨然读懂了他的心思一样,平和地笑着对他说。
是吗?那就好了。 白向伦喃喃地说。
殿下马上就来! 落后来的绾袖对着白向伦说道: 别急,立刻。
白向伦以一种不太相信的眼光看着屋内的其他三人,问道: 真的?能见到她吗?
当然! 宋祈恩像是给了他许诺一样,坚决的目光,让白向伦有了几分信心。
是......白.......二哥......吗? 门口,传来莫忧已经颤抖得不成语调的讯问声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五章
如果我放弃了你们,我就废弃了我自己。
如果我为了曾经的真实而斗争,你们是否会永远实在?
即使是众神的咒骂,即使是我曾经的信仰。
也不能阻止我回到你们身边,也无法阻断咱们之间的接洽。

是......白......二哥......吗? 门口,传来莫忧已经发抖得不成语调的询问声......
白向伦听见,向门口看去。
只见莫忧背着光站在门槛外,双眼泪光泛动着。见白向伦回过火,锒铛着步伐缓缓走进屋来。
白向伦站起身来,双目牢牢盯着莫忧,双唇紧闭并不作声。
说话啊! 程子骢摧了白向伦一下。
宋祈恩抬手示意程子骢等人都出去,把空间留给莫忧和白向伦。
众人皆接踵离开,最后走的程子骢体贴地把门顺手关上。

你说,他们能聊什么? 守在门外的程子骢对端坐在石椅上的宋祈恩问道。
往事吧! 宋祈恩抬头望着天,镇静地回答。
什么? 程子骢不解地看着房门 往事有什么好谈的。
谁知道那。 宋祈恩突然站起身来说道: 你在这里等着,我还要去前厅?;褂泻芏嗫腿?,主子过来了,如果再不去有人应酬,那成什么样子了。
程子骢撇了撇嘴道 那还真就要是你去了。我不会应酬那帮子王侯将相们。凑合他们,你在行。
嗯! 宋祈恩点头道: 我这就跟姑姑过去招呼。你守在着,别让外人进去,也别去打扰他们。
程子骢摆了摆手道: 知道,知道了。你快去吧!别罗嗦了。
宋祈恩见他如此,才同绾袖离开。

程子骢见众人都离开了,百般无聊地在院子里往返镀步。
不多时,只见房门翻开。
程子骢见状,立刻走了进去。
程护卫,你去通知管家,叫他一会派人把静园里里外外都收拾妥当。明日,会有本宫一些朋友搬过来栖身。 莫忧淡淡地吩咐道。
程子骢一听,喜上眉梢,笑嘻嘻地对白向伦说道: 早就该做的事。
白向伦刚想说什么,可接触到莫忧的眼光是,无奈又认命地说道: 是。早该过来。
莫忧站起身来,对二人说道: 我前面还有事,必需从前。程护卫你就陪陪白二哥吧。等下也随他回去,接其他人过来。
是是是! 程子骢这下可是欣然领命,笑呵呵地点头许可着。
扑哧! 白向伦也被程子骢滑稽的样子逗的直笑。
莫忧撇了程子骢一眼,又看了看白向伦边摇头边分开。

老样子啊!一点没变。 白向伦摧了程子骢一下,算是还刚才那一下,豁然换了张笑嘻嘻的脸跟程子骢打闹着。
嘻嘻!咱们可是彼此彼此嘛! 程子骢笑着回嘴。
以后,又可以在一起了。 白向伦突然来了一句。
程子骢也反复地说道: 是啊!当前,又可以在一起了。

走向前厅的莫忧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,无奈地低吟着道: 以后.......可就热闹喽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六章
莫忧刚走进前厅,就见宋祈恩迎面走来过来,对她低声说道: 皇陵的姒姑娘来了。
莫忧点了点头,向门外走去。只见迎面走来一个全身被黑色兜风裹住的女子。
那女子轻巧的体态,焕发的姿容,若有若无,忽远忽近,给人以恍惚迷离之感,不由得让人想起 庄子逍遥游 中那 肌肤若冰雪,绰约若处子 的藐姑射之山上的不食世间烟火的神仙来。大有 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荣曜秋菊,华茂春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。迫而察之,灼若芙蓉出渌波。 之姿。翩然走来,却不知是何物响动,只听环佩之铿锵。
身后,跟着一名同样被黑色兜风包裹着全身的人。因为低着头,却无法看清面目。
这人是谁???怎么大好的日子,穿成这样来的。 众人见女子如此装束,开端窃窃饲育。
难得姒姑娘大驾光顾! 莫忧平静不留余地地说道: 请到'千凤阁'一聚。 说着往里面让。
姒站着并不动,冷冷启齿道: 里面,不太方便去??銮?,我还带了其他......里面都是女眷。
莫忧看了姒身后那不明身分的人,点了点头道: 随我入其他别院吧。宋先生在此招呼其他宾客。楚萱切随我进去陪姒姑娘。
姒点了点头,同莫忧走向里面。
齐楚萱跟着莫忧,同那名不知道身份的人走向另一个院落。
稀客!难得! 刚一坐下,莫忧就对姒说道: 目的?
姒盯着莫忧看了老半天,才说道: 不是我。是他...... 说着,用手指着那黑衣人。
哦? 莫忧不解地看着那人。
跟过来的齐楚萱也很好奇那人,左顾右盼地盯着他看。
只见那人看没有什么人了,才缓缓抬起头并摘下兜风上的帽子。
喝! 齐楚萱倒抽了一口寒气,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名......男子。
美,只是美,美得不像人,美得如同画,如同雕像。齐楚萱十九年之中见识的男子不少,而且个个都是超群绝伦的人物。且不说人中龙凤的皇帝兄长和几位皇兄皇弟。便是莫忧当初静宁宫里的多少位,和煦如宋祈恩,阳光如程子骢,还有见过的俊美如南宫烈,豪气如包谷的众人,却都没有这人的美那般震撼。那是一种超越了性别年纪的出世之态,一袭白衣如雪,他着了结是无比熨贴。似诗词押了韵脚,丝竹和了曲调,良辰美景入了惜缘人之眼。
新月眉楚楚可怜,桃花眼妖娆含媚,瓜子脸细微尖利,巧鼻润唇堪至完美。硕长的薄弱身影微驼,白皙如雪的病态美感强烈至极。那张脸确实是齐楚萱见过的最美的男子的脸。清冷沉寂若明月,孱弱空幻仿寒烟,如梦迷朦近晨雾,邪媚魔韵似妖影。泪水涟涟成悲凉画景,齐楚萱在他身上见证到 上弦月下夜竹林,寒烟缈雾尽相融 之像。
丫头,可还记得我? 那男子浅浅一笑,但那一笑却足一倾付一国,极其妖娆,极其媚艳。
莫忧见到他后,也为之一震。又见他问,更加无法像往日一样安静。 你这是......
还是老规则,你猜。猜对了有奖哟! 男子笑脸极淡极柔,但只要稍稍留神到他的眼神,敏感细腻之人就很难疏忽其眼瞳里闪耀不定的毫光 冰般的寒耀,如同冬天的冰棱反射的阳光。
皇姐。他是....... 齐楚萱喃喃地问道。
男子看了齐楚萱一眼,微微一笑道: 楚阳长公主齐楚萱。 他的声音很平缓,润缈的嗓音让人如置身云层,衡阳水温机,变得沉甸甸的。
可齐楚萱却不知所措地看着他,又把头转向莫忧,疑惑地目光看着莫忧。
他俊美的像一种毒。就连魔魅甜美等词都无法字眼,都无奈形容他的气质。他的俊美是种慢性的毒药,一寸寸的腐化掉他人动摇的心智以及坚韧的信奉。
我....... 齐楚萱口木舌截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展泓! 莫忧平服了下情感,冷冷地道出他的名字。
展泓妖娆地用手撩了下左面的过细亮丽黑色长发,露出出左耳上戴着的一个镂空呈淡紫色的圆型耳环。
齐楚萱再次抽了口吻,惊艳地看着展泓。
找我何事? 莫忧不为所动地问道。
展泓闻言,立刻露出一副委屈万般的样子,让人看了心碎不一。委屈地说道: 既然你不肯去看我。那我只好屈尊降贵来找你了。
莫忧皱了皱眉道: 展泓。我很忙,没闲暇工夫陪你。 说着,起身就要离开。
展泓却笑道: 丫头,记得我让你叫我什么吗?
什么? 齐楚萱忍不住接口问道。
此时,姒也抬开端看着莫忧和展泓不语。
展名扬! 莫忧无奈地回答道。
展泓闻言,才重新露出倾国倾城的媚惑一笑道:丫头,我说过的。你是我的,永远也跑不掉!
当啷! 姒手里的茶碗掉在地上,被摔个粉碎。姒用一种无法接受和相信的眼光直视着展泓。
齐楚萱则目瞪口呆地看着莫忧和展泓。
而莫忧,也失去了往日的平静,淡定。惊奇地看着展泓。
展泓用手捋了捋额前混乱的刘海,露出额中央那颗紫金色的菱形痣,彰显着某种绝伦的引诱 渐渐扬起笑意的细薄唇线,漾有紫粉的妖丽色泽。

[义务编纂:男人树] 赞
(散文编辑:江熏风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六年了,六个暑假,整整六个暑假,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,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不离手,无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章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县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院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,普通人都不敢欺侮她,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,麦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章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齊楚萱抬頭一望,隻間一把寒光凜冽的長劍直朝著自己的胸口刺來。
齊楚萱一時間以作不出任何反映瞭,跌坐在地上,恍如任由那劍刺過來。
一瞬間,她腦海裡閃動著她生母程德妃的生容;莫憂的漠然笑意;宋祈恩的溫和笑臉;程子驄的熱情;還有......還有另一個人的盈盈笑眼......
她下意識閉上眼睛,期待著胸口傳來的痛苦悲伤。
喝!
一聲驚響,使她睜開眼睛。
隻見一名身穿灰藍色粗佈長衫的男子,同樣也是蒙著面,手拿把長蕭橫住刺過來的劍。救下瞭齊楚萱一命。
墨綠色衣衫的刺客隨即抽回劍,與後來的灰藍色長衫男子糾纏在一起。
二人忽上忽上,工夫并驾齐驱。隻見一片刀光劍影裡,人走劍光飛逝。
侍衛們基本無法上前,隻是在一旁把他二人團團圍住。
這時,雅王顧不瞭那麼許多,親自上前扶起齊楚萱,並示意眾人趕快離開。無須管那蒙面的兩個人。
眾人急忙同雅王離開。
嘉興樓裡,隻剩下還在糾纏不清的一綠一藍兩道身影。

狗賊! 隻聽得墨綠色長袍的刺客喝道: 难史难弟,受逝世吧! 說著舉劍又功過去。
哎! 灰藍色長衫男子嘆瞭一聲,幽幽說道: 上窮碧落下黃泉......
墨綠色長袍刺客一愣,不禁放慢手裡的劍問道: 你是誰?
灰藍色長衫男子也不回答,繼續說道: 上窮碧落下黃泉......
兩處茫茫皆相隨! 墨綠色男子停下手裡的劍問道: 你究竟是何人?
果然! 灰藍色長衫男子說道: 斷情公子----古劍!
古劍? 刺客困惑瞭一下又問道: 你怎麼會知道......?
古劍冷冷說道: 先報上你的名字。
華山劍客----沈清悠!
古劍聞言,緊皺瞭下眉說道: 主上有命,叫你聽命行事。不可鲁莽瞭。
你說什麼? 沈清悠急急追問道: 主上?
古劍也不答話,扔給他一張白色有紅色花紋的木牌。
沈清悠接過細看,才發現是張用西南一個古老國度裡,一種雙生樹--桫羅雙生樹的木頭制成的木牌,上面卻奇異地用艷麗鮮紅顏色畫成一奪被成為是 黃泉之花 的曼珠沙華。
古劍見沈清悠沒在進攻,便轉身準備離開。
身後,沈清悠說道: 主上還有什麼吩咐?
一個月後,京城酒肆。主上要見你。 古劍冷冷回答,說完不待沈清悠有任何反映立刻飛身走掉。
沈清悠手裡握著木牌,默默不作聲地臨風站立著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可怜中的萬幸! 綰袖拉著剛回到蘇州行宮的齊楚萱疼爱地說道: 幸好沒受傷。嚇壞瞭吧!不怕,不怕。姑姑給你煮瞭豬腳湯,定精安神的。一會喝瞭就沒事瞭。
我說姑姑。我怎麼都記得,是朱沙是定精安神的吧! 一旁的程子驄嬉笑著說道。
綰袖一把推開程子驄,皺著眉說道: 去吧!你個沒心沒肺的傢夥。綠綠受瞭驚嚇,你不說安慰安慰,還來胡鬧。真是的!
姑姑莫急,楚萱不愛事的。而且也沒受什麼傷! 齊楚萱笑著替程子驄說話: 我想程護衛也是想逗我開心才這麼說的。
綰袖撇瞭撇嘴道: 他?他才沒那個良心那。
委屈啊!我怎麼沒良心瞭...... 程子驄幽默地大吆喝冤訴苦。
逗的齊楚萱咯咯直笑。
綰袖見齊楚萱笑的那麼開心,才算放下心來。
沒受傷就好! 一旁喝著茶的莫憂,臉上難得露出一絲關心之色,平靜地說道。
傷到是沒受......隻是...... 齊楚萱說著,低下頭不敢看莫憂的眼睛。
隻是什麼? 程子驄追問道。
齊楚萱停瞭一會兒,才聲音如蚊細吶地說道: 隻是......老板送我的手帕丟瞭。
傻丫頭啊! 綰袖急急說道: 一個手帕算什麼。你才是最值錢的。
可是......
可是什麼? 綰袖問道。
齊楚萱低著頭,垂下眼垂下眼簾小聲說道: 那是老板送我的。
莫憂走上前一步,把她的頭攬在懷裡,輕聲低訴道: 隻要你活著,我送你一百條。
這還是齊楚萱入靜寧宮這麼些日子來,第一次聽到莫憂對她說這麼感動的話。她隻覺得眼內發熱,好象有什麼東西拼命想往外湧出一樣。
一旁的綰袖和程子驄見狀,都默默不再多說什麼。

殿下!雅王有請你去大廳! 門口,宋祈恩背著陽光站在那裡,溫和地笑著稟報。
莫憂聞言,放開齊楚萱站起身子。
老板! 齊楚萱下意識抓緊莫憂上衣下擺。
莫憂拍瞭拍她的手,抚慰道: 沒事!
然後起身同宋祈恩往前廳去。

該來的迟早回來,躲是躲不掉的。 宋祈恩對前面走著的莫憂笑道。
莫憂頭也不回,隻聽她平靜地說道: 我從盘算要回避過什麼?有些事,我到盼望可以早點面對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三章
皇妹!
莫憂偕同宋祈禱恩剛進大廳,迎面就看到雅王笑意吟吟地朝自己走來。
雅王兄可還好? 莫憂連忙走上前去,問道。
托福!有驚無險。 雅王搖瞭搖手裡的扇子,高雅地笑回,並示意莫憂坐下再談。
王爺受驚瞭! 與莫憂同來的宋祈恩溫文而雅地向雅王行禮。
無礙。 雅王擺瞭擺手說道: 讓宋先生和皇妹為本王擔心,才是本王的過失。
雅王兄沒受什麼傷,才是萬幸。 莫憂接過茶飲瞭一點繼續說道: 楚萱皇妹也沒什麼傷,隻是受瞭點驚嚇。王兄也無擔心。
如此就好。 雅王點瞭點頭,又道: 我們碰到刺客的時候很奇怪。
哦? 莫憂平靜地轉頭看著雅王問道: 不知是怎麼個奇异法?
雅霸道: 正當刺客的劍要刺到楚萱皇妹的時候,突然殺出另一個蒙面人,攔住瞭刺客。而且又纏住瞭那刺客。我們才得以脫身。
嗯? 莫憂探访著雅王不作聲,等他繼續說下去。
隻聽雅王繼續說道: 本王非常奇怪的就是,到底救下本王和楚萱的蒙面人,毕竟是何許人呢?
那,依王兄看,是何許人呢? 莫憂不動聲色地將問題又拋回去。
照理說救瞭本王,應該來領賞才對??蓳胤焦賳T們回說,我們回來後,根本就沒有那樣一個人去衙門或是有官府的地方討賞。這。。。不是太奇怪瞭嗎? 雅王皺瞭皺秀氣的眉毛說道。
嗯!照王兄的剖析,的確是很奇怪。 莫憂點瞭點頭,但隨即又說: 可據我所知,有些江湖武林人士們,多是救瞭人也不會聲張。尤其是救瞭皇傢官府的人,就更不會去討賞邀功瞭。
哦?還有這種說法? 雅王疑惑地問。
莫憂點頭頷首說道: 妹自幼長在草莽之間,所開酒肆也難免會接觸些江湖人士,也因而多少瞭解一點罷瞭。但並不是很懂,不過是些'道聽途說'的主意罢了。王兄也可不用在意。
雅王點瞭點頭說道: 既然這樣,我也不去想他瞭。沒受傷已經足夠瞭。
王兄能這麼想也好。 莫憂也附和著說。然後端起茶杯掀開蓋子,輕輕吹散沉没在水上的茶葉。
請皇妹來,其實還有件事想跟你商議。 雅王又說道。
莫憂抬起眼看著他問道: 王兄請講。
本王看近幾個月以來,江南情況已恢復的差未几瞭?;拭每词欠裎覀円矐摶鼐?..... 雅王說著,雙手朝北抬起抱拳道: 向皇上復命瞭那?
一切聽憑王兄做主。 莫憂平靜地答复。
聽莫憂如斯說,雅王臉上的笑意又多瞭幾份,說道: 如此,本王就命人部署出发事宜。不日後,便回京。
如此,王兄就多費心瞭。 莫憂點瞭點頭,站起身來說道: 妹也回去命人收拾一下,順便通知楚萱皇妹,叫她也好早做準備,省得起程時手忙腳亂的。
皇妹盡管去忙,回京之事,本王既可操持。雅王也站起身來說道。
多謝! 莫憂向雅王福瞭福身子,向門外走去。
怎知剛走到門口,隻聽身後雅王又道: 皇妹可知本王和楚萱本次遇刺的主謀是誰嗎?
莫憂見問,停下腳步轉過身去表情平靜淡然地說道: 王兄以為是誰呢?
雅王見莫憂如此反应,笑道: 本王也沒想出來。
哦? 莫憂挑瞭挑眉。
既然如此,就不耽誤皇妹去休息瞭?;拭貌∩形慈?,也早些休息為好。 雅王笑意盈盈地對莫憂說。
那妹先告退! 莫憂說完,帶宋祈恩離開。
你不知道嗎? 雅王見莫憂離去的背影,自言自語道。
經過瞭近一個月的時間,南巡的雅王跟莫憂終於在昶昭十年七月順利抵達京城。
昶昭帝齊天浚親自由大明宮擺下宴席,為他們接風。
當得悉雅王遇刺,莫憂染病後,對他們又分外加賞瞭許多東西。並下令嚴查雅王遇刺一事。意本地,此次加賞中,竟然有瞭齊楚萱的東西。

農歷七月二十四日,是莫憂二十四歲诞辰。
禮部奉旨:欽賜金玉如意一柄,金玉環四個,, 富貴長春 宮緞四匹, 福壽綿長 宮綢四匹,紫金 筆錠如意 錁十錠, 吉慶有魚 銀錁十錠,帑銀五百兩。昶昭帝又命太監送出伽南珠一串,福壽香一盒,金錠一對,銀錠四對,彩緞十二匹,玉杯四隻。
皇後夏侯媚蘭也命人送來金銀項圈二個,金銀錁二對,新書二部,寶墨二匣,金,銀爵各二隻,寶硯一方,表禮四端。
議定於七月二十日起,在靜寧宮的 鳳臨殿 和 舞鳳樓 及 千鳳閣 三處大处所設酒席擺宴。
鳳臨殿 一處,請親王皇親駙馬諸王公貴胄; 舞鳳樓 這一處,請閣下都府督鎮,諸官長等熱; 千鳳閣 這一處,則請的是諸公主郡主王妃國君太君夫人,諸官長誥命等。
並定於二旬日起在宮中開始設宴,招待各來往諸賓客。直至二十六日結束。二十七日,定於靜寧宮中傢下管事人等共湊一日。
因此,自七月上旬,送壽禮者便絡繹不絕。
正堂內設下大桌案,鋪瞭紅氈,將凡所有精細之物都擺上,請莫憂過目。莫憂先一二日還高興過來瞧瞧,後來煩瞭,也不過目,隻說: 叫綰袖姑姑收瞭,改日悶瞭再瞧。
至二十二日,府中俱懸燈結彩,屏開鸞鳳,褥設芙蓉,笙簫鼓樂之音,通衢越巷,熱鬧不凡。來往轎馬更是不計其數。
而宮外市井上,有工部官員並五城兵備道守備街道,攆逐閑人,外人一個不得入內。
白向倫跟著睿王府的人來到靜寧宮門前,心比平時跳的快许多。極其局促不安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四章

歲月不居,倏忽如白駒過隙,回想旧事,我不禁向天發問: 什麼是不朽的等待?
即使被賜予無盡的財富,正如宋祈恩所說不過都是幻影而以。
日日,月月,千百次潮起潮落,石柱上早已蒼苔歷歷,所等待的人卻依然沒有出現。
時間如流水,能够沖走載歌載舞的浮華,可以沖淡歌舞升平的年月,然而不朽的等候依舊在時間長河中流淌。
緣份讓我們成為良知。
又何必在意短暫的分離,
友誼是我們之間的默契,
我會爱护到永遠,你呢?
那一瞬間,我心裡湧起瞭一股無法言表的感動。也許真正的快樂,便源於那一瞬間的感動。
生活是平平凡常的,但那一個個瞬間卻將生涯點綴得如此溫馨與美妙,使瞬間在心靈深處天長地久......
所有都在平平经常之間,並沒有去刻意寻求什麼。
睿王爺傢的人吧? 一個管傢式模樣的人截住瞭白向倫的路,對他笑說道: 請跟我到這邊來。帶好你的禮盒。
哦!好呀! 白向倫跟著他向靜寧宮的正堂廳走去。
你是新來的吧?以前怎沒過你呢? 一路上,管傢不停地噪舌著沒用的廢話,讓白向倫有種想拿禮盒扔他的沖動。
不知是他的设法太過明顯,還是怎麼地,隻聽那管傢道: 你可拿警惕仔細瞭。這裡面的東西要是壞瞭一點,搭上你我的小命,都不夠賠的。
白向倫一手捧著禮盒,一手在背後攥緊瞭拳頭,咬著牙忍瞭下來。繼續低著頭跟管傢走。
綰袖姑姑!您還在忙啊! 那管傢把白向倫帶進廳堂,對著一道繁忙的身影說道: 又來一位,是睿王府差人送東西的。 說著轉頭對白向倫道: 這是綰袖姑姑!你把東西交給這裡的下人,然後請姑姑過目後,登好記。再順著剛才咱們來的路回去。我前頭還有事,不能留下等你瞭。
多謝這位大哥! 白向倫這回到算是有禮貌地向管傢道瞭謝。
見那管傢出去後,白向倫才捧著禮盒,向綰袖走去。
把禮盒放到那邊那個大案子上就行瞭,然後去那頭登記。 綰袖忙著清點一堆禮物,無暇估計白向倫,抬手指給他,連看都沒看他一眼。
白向倫也沒作聲,走到她眼前,低著頭說道: 姑姑別來無恙啊!
嗯? 綰袖聽到是曾熟习的聲音後,忍不住把頭從禮物堆中抬起來。當迎著那雙熟悉的眼珠時,手中的筆落到瞭地上......
靜?a href="//www.457ha.cn/space-uid-65694.html" target="_blank">@ 。平時是莫憂靜修的地方,在靜寧宮的最裡面東側,凑近花園一隅。小玲珑巧的院落,裡面二十來間房,平時被收拾的妥妥當當的。院落頗有些江南水榭的滋味。
此時,白向倫被綰袖安顿在這裡,等待著......靜靜地等候著......
人在呢? 人未到聲先到的程子驄趔趔趄趄地進瞭 靜園 大呼小叫。
人就在裡頭,又跑不瞭。你急什麼? 跟在他身後的宋祈恩,盡管試著讓自己平靜下來,但已經發顫的聲音卻出賣瞭他。宋祈恩緊跟著程子驄的步伐急急邁進園子。
向倫...... 聲響門開,白向倫剛站起身來,就被進來的程子驄一把拽住。
白向倫盯著進來的兩人,默默無聲。
释怀,一切都還好! 宋祈恩似乎讀懂瞭他的心理一樣,溫和地笑著對他說。
是嗎?那就好瞭。 白向倫喃喃地說。
殿下馬上就來! 後進來的綰袖對著白向倫說道: 別急,馬上。
白向倫以一種不太相信的眼力看著屋內的其余三人,問道: 真的?能見到她嗎?
當然! 宋祈恩像是給瞭他承諾一樣,堅定的眼光,电导热油炉,讓白向倫有瞭幾分信念。
是......白.......二哥......嗎? 門口,傳來莫憂已經顫抖得不成語調的詢問聲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五章
如果我放棄瞭你們,我就放棄瞭我本人。
如果我為瞭曾經的真實而奮鬥,你們是否會永遠真實?
即便是眾神的詛咒,即使是我曾經的信奉。
也不能阻拦我回到你們身邊,也無法阻斷我們之間的聯系。

是......白......二哥......嗎? 門口,傳來莫憂已經顫抖得不成語調的詢問聲......
白向倫聞聲,向門口看去。
隻見莫憂背著光站在門檻外,雙眼淚光泛動著。見白向倫回過頭,鋃鐺著步调緩緩走進屋來。
白向倫站起身來,油循环加热器,雙目緊緊盯著莫憂,雙唇緊閉並不作聲。
說話啊! 程子驄摧瞭白向倫一下。
宋祈恩抬手示意程子驄等人都出去,把空間留給莫憂和白向倫。
眾人皆相繼離開,最後走的程子驄體貼地把門順手關上。

你說,他們能聊什麼? 守在門外的程子驄對端坐在石椅上的宋祈恩問道。
往事吧! 宋祈恩抬頭望著天,平靜地回答。
什麼? 程子驄不解地看著房門 往事有什麼好談的。
誰知道那。 宋祈恩忽然站起身來說道: 你在這裡等著,我還要去前廳。還有良多客人,主子過來瞭,假如再不去有人應酬,那成什麼樣子瞭。
程子驄撇瞭撇嘴道 那還真就要是你去瞭。我不會應酬那幫子達官貴人們。對付他們,你在行。
嗯! 宋祈恩點頭道: 我這就跟姑姑過去招呼。你守在著,別讓外人進去,也別去打攪他們。
程子驄擺瞭擺手道: 晓得,知道瞭。你快去吧!別羅嗦瞭。
宋祈恩見他如此,才同綰袖離開。

程子驄見眾人都離開瞭,百般無聊地在院子裡來回鍍步。
不多時,隻見房門打開。
程子驄見狀,破刻走瞭進去。
程護衛,你去告诉管傢,叫他一會派人把靜園裡裡外外都整理妥當。明日,會有本宮一些友人搬過來寓居。 莫憂淡淡地嘱咐道。
程子驄一聽,喜上眉梢,笑嘻嘻地對白向倫說道: 早就該做的事。
白向倫剛想說什麼,可接觸到莫憂的目光是,無奈又認命地說道: 是。早該過來。
莫憂站起身來,對二人說道: 我前面還有事,必須過去。程護衛你就陪陪白二哥吧。等下也隨他回去,接其别人過來。
是是是! 程子驄這下可是怅然領命,笑呵呵地點頭答應著。
撲哧! 白向倫也被程子驄滑稽的樣子逗的直笑。
莫憂撇瞭程子驄一眼,又看瞭看白向倫邊搖頭邊離開。

老樣子啊!一點沒變。 白向倫摧瞭程子驄一下,算是還剛才那一下,释然換瞭張笑嘻嘻的臉跟程子驄打鬧著。
嘻嘻!咱們可是彼此彼此嘛! 程子驄笑著回嘴。
以後,又可以在一起瞭。 白向倫突然來瞭一句。
程子驄也重復地說道: 是啊!以後,又可以在一起瞭。

走向前廳的莫憂揉瞭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,無奈地低吟著道: 以後.......可就熱鬧嘍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六章
莫憂剛走進前廳,就見宋祈恩迎面走來過來,對她低聲說道: 皇陵的姒姑娘來瞭。
莫憂點瞭點頭,向門外走去。隻見迎面走來一個全身被黑色兜風裹住的女子。
那女子輕盈的體態,煥發的姿容,若隱若現,忽遠忽近,給人以恍惚迷離之感,不由得讓人想起 莊子逍遙遊 中那 肌膚若冰雪,綽約若處子 的藐姑射之山上的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來。大有 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,榮曜秋菊,華茂春。好像兮若輕雲之蔽月,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。遠而望之,皎若太陽升余晖。迫而察之,灼若芙蓉出淥波。 之姿。翩然走來,卻不知是何物響動,隻聽環佩之鏗鏘。
身後,跟著一名同樣被玄色兜風包裹著全身的人。由於低著頭,卻無法看清面目。
這人是誰???怎麼大好的日子,穿成這樣來的。 眾人見女子如此装扮,開始竊竊飼育。
難得姒姑娘大駕光臨! 莫憂平靜不動聲色地說道: 請到'千鳳閣'一聚。 說著往裡面讓。
姒站著並不動,冷冷開口道: 裡面,不太便利去。況且,我還帶瞭其他......裡面都是女眷。
莫憂看瞭姒身後那不明身分的人,點瞭點頭道: 隨我入其他別院吧。宋先生在此召唤其他賓客。楚萱切隨我進去陪姒姑娘。
姒點瞭點頭,同莫憂走向裡面。
齊楚萱跟著莫憂,同那名不知道身份的人走向另一個院落。
稀客!難得! 剛一坐下,莫憂就對姒說道: 目标?
姒盯著莫憂看瞭老半天,才說道: 不是我。是他...... 說著,用手指著那黑衣人。
哦? 莫憂不解地看著那人。
跟過來的齊楚萱也很好奇那人,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。
隻見那人看沒有什麼人瞭,才緩緩抬起頭並摘下兜風上的帽子。
喝! 齊楚萱倒抽瞭一口冷氣,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的這名......男子。
美,隻是美,美得不像人,美得犹如畫,犹如雕像。齊楚萱十九年之中見識的男子不少,而且個個都是出類拔萃的人物。且不說人中龍鳳的天子兄長和幾位皇兄皇弟。便是莫憂現在靜寧宮裡的幾位,温煦如宋祈恩,陽光如程子驄,還有見過的俊美如南宮烈,英氣如包谷的眾人,卻都沒有這人的美那般震动。那是一種超出瞭性別年齡的降生之態,一襲白衣如雪,他著瞭卻是無比熨貼。似詩詞押瞭韻腳,絲竹和瞭曲調,吉日良辰入瞭惜緣人之眼。
新月眉我見猶憐,桃花眼妖嬈含媚,瓜子臉纖細尖锐,巧鼻潤唇堪至完善。碩長的單薄身影微駝,白净如雪的病態美感強烈至極。那張臉的確是齊楚萱見過的最美的男子的臉。清冷沉靜若明月,孱弱虛幻仿寒煙,如夢迷朦近晨霧,邪媚魔韻似妖影。淚水漣漣成淒涼畫景,齊楚萱在他身上見證到 上弦月下夜竹林,寒煙緲霧盡相融 之像。
丫頭,可還記得我? 那男子淺淺一笑,但那一笑卻足一傾付一國,極其妖嬈,極其媚艷。
莫憂見到他後,也為之一震。又見他問,更加無法像昔日一樣平靜。 你這是......
還是老規矩,你猜。猜對瞭有獎喲! 男子笑颜極淡極柔,但隻要稍稍註意到他的眼神,敏感細膩之人就很難忽視其眼瞳裡閃爍不定的光辉 冰般的寒耀,如同冬天的冰棱反射的陽光。
皇姐。他是....... 齊楚萱喃喃地問道。
男子看瞭齊楚萱一眼,微微一笑道: 楚陽長公主齊楚萱。 他的聲音很平緩,潤緲的嗓音讓人如置身雲層,變得輕飄飄的。
可齊楚萱卻手足无措地看著他,又把頭轉向莫憂,怀疑地目光看著莫憂。
他俊美的像一種毒。就連魔魅甜蜜等詞都無法字眼,都無法形容他的氣質。他的俊美是種慢性的毒藥,一寸寸的腐蝕掉他人堅定的心智以及堅韌的信奉。
我....... 齊楚萱口木舌截,不知該說什麼才好。
展泓! 莫憂平服瞭下情緒,冷冷隧道出他的名字。
展泓妖嬈地用手撩瞭下左面的細致亮麗黑色長發,顯露出左耳上戴著的一個鏤空呈淡紫色的圓型耳環。
齊楚萱再次抽瞭口氣,驚艷地看著展泓。
找我何事? 莫憂不為所動地問道。
展泓聞言,立即露出一副委屈萬般的樣子,讓人看瞭心碎不一。冤屈地說道: 既然你不肯去看我。那我隻好屈尊降貴來找你瞭。
莫憂皺瞭皺眉道: 展泓。我很忙,沒空閑功夫陪你。 說著,起身就要離開。
展泓卻笑道: 丫頭,記得我讓你叫我什麼嗎?
什麼? 齊楚萱忍不住接口問道。
此時,姒也抬起頭看著莫憂和展泓不語。
展名揚! 莫憂無奈地回答道。
展泓聞言,才从新露出傾國傾城的媚惑一笑道:丫頭,我說過的。你是我的,永遠也跑不掉!
當啷! 姒手裡的茶碗掉在地上,被摔個破碎。姒用一種無法接收和信任的眼光直視著展泓。
齊楚萱則目瞪口呆地看著莫憂和展泓。
而莫憂,也失去瞭往日的平靜,淡定。驚訝地看著展泓。
展泓用手捋瞭捋額前凌亂的劉海,露出額核心那顆紫金色的菱形痣,彰顯著某種絕倫的誘惑 缓缓揚起笑意的細薄唇線,漾有紫粉的妖麗色澤。

[責任編輯:男人樹]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,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六年瞭,六個暑假,整整六個暑假,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,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不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章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瞭看的病,醫院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,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,麥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章)
縣裡有個會議,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雨中漫步_0
  
   水冷机厂家
  
   陌上花开,朱砂劫
  
   日本鬼子真的打到了牌头而要走进屋子的小癞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 © 2001-2018 宿迁市行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20261

手机版|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-彩乐乐 ( 苏ICP备13003295-2 )|网站地图

快速回复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-彩乐乐 返回列表
  • 食品舆情:京东回应“假茅台”系被调包 饿了么推出可食用筷子宣传环保 2018-08-18
  • 951| 413| 123| 508| 891| 847| 563| 154| 929| 527|